父亲的一句话
来源:孙吴县纪委 | 作者:白桂香 | 发布时间: 2019-01-08 | 117 次浏览 | 分享到:
       我的父亲是普普通通的农民,他没有给我们定下成文的家规家训,却用自己的言行影响着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一生。“吃亏是福。”这是儿时父亲对我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也是我们健康成长的指路明灯。小时候我并不理解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常想“谁愿意吃亏!”随着年龄增长我越来越觉得父亲的这句话是多么富有哲理。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经常有人到我家隔壁队上开会。他们有队里的、公社的、还有县里的,每每这时都会有人说:“这老白头,当了二十几年的队长,县里、公社总去开会,头头也见了不少,结果连一个麻袋都没弄到,干得还挺起劲……”。听到这些话,不知为什么我都要朝离我家不远处的油坊瞥上一眼,从油坊烟囱冒出的缕缕轻烟飘向南面的粮囤子,再由粮囤子中间窜过慢慢地散去。这些人为什么会这样说父亲,年幼的我感觉很委屈。
       记得六岁那年,在外地居住的老叔来我家串门,一见父亲就说“哥!你从二十五岁就当队长,如今又是县里劳模,五十出头的人了,也应该为家里想一想,你看看你家——房不像房院不像院,咋不知道变通嘞?手里攥那么大一个榨油坊和十几座粮囤子,动点小心思谁会看得见……”。父亲看了一眼老叔说:“我入党二十八年了,大小也是个干部,咋能拿公家的东西,日子要靠自己双手去挣,只有自己挣来的日子才过得安生。”父亲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他任职三十三年期间队里年年盈利,账面存款额也从负五位数增加到正六位数。一到年末算工分时大队部排挤满了人,这些人都是来分红的。而我们家在队里的往来账上年年都是赤字,年关是母亲最难的,瘦小的她要到处张罗钱还队里的账。只有进了腊月母亲才会张罗着给我们兄弟姐妹六人做一身新衣服穿,也只有在腊月三十我们才能放开嘴巴美美的吃上一顿肉。
       记得我上小学时,老师为我安排一位穿着漂亮的女同桌。同桌背着一个崭新的绿色的书包;书包上有二排字——“为人民服务”、“曙光乡人民公社”。这样的书包父亲的办公室也挂着一个,可他从不让我碰。
       “爹,我想要新书包?”放学了,我的左脚还没进家门槛就急忙和父亲说。
       “好,让你妈给你做个新的,就说爹让的!”爹,边整理手中材料,边回头瞧了我一眼笑着说。
       “我不要妈做的,我要你办公室里挂的那个……,有字的那个……”不知为什么我的声音压的很低。
       “不行,那是公社给队里的奖品,是集体荣誉不能给你!”父亲回答得很干脆。
       “我同桌的爹也是队长,她就背了一个,我为什么不行?”我一边跺脚一边哭着说。
       “别人都往家拿点啥,只有你不拿,不亏吗?”母亲放下手中的活,赶过来给我擦眼泪。
        “吃亏是福,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拿了不是自己的东西睡觉不安生!”父亲微笑着对母亲说。
         “队里的任何东西都是集体的,不是我们个人的,集体的荣誉更要珍惜。”父亲弯下腰盯着我的脸,表情很严肃。
         “嗯!”我应了一声,我未为明白父亲的话内涵,只知道父亲说的是有道理的。
       三十多年过去了,这件事我还记忆犹新。父亲回绝我无理的要求,也打消了我爱慕虚荣的念头。有人说:家庭是人生的第一课堂,父母是人生的第一任教师。在父母的影响下,我顺利完成学业拿到文凭。毕业后被分配到乡政府工作,成为一名国家公务员。如今我已是一个有着二十年工龄的副科级干部,在乡政府工作二十年里,我接手过财务,分管过项目,主管过城区建设,几十万元资金从手中过过,从没动过贪念,这一切都要感谢父亲对我的教导。
       去年因工作变动我光荣的成为一名纪检干部。上班的第一天是周五,周五是纪委集中学习日子,这也是我第一次和纪委同志一起学习。纪委书记来了,听说他要传达很重要的事。
       “同志们,今天我推了县政府的会,抽出半个小时的时间来给大家提个醒……,前不久我县某机关有两名党员干部被立案审查……,张某和李某因严重违反纪律……,案卷已移交到县检察院……,我们纪委干部要做一名忠诚、干静、担当的好干部。”
       张书记表情严肃、语言犀利。会议室内异常安静,空气仿佛都凝结到一起。我的手心湿漉漉的,好像攥了一条泥鳅。这俩个人我很熟,一位半个月前还到乡里检查我的工作,而另一位十天前还打电话给我,说祝贺我回城。  
       “张某和李某,什么原因被立案了?”我把纸条递给身边的同事。
       “贪,不贪怕吃亏!”同事把一张A4纸推到我眼前,一个大大的“贪”字,下面缀着一行小字。
       “老父亲的话可真对,只有自己挣来的,日子才过得安生。‘吃亏是福!’”
       到纪委这一年多我养成写日记的习惯,日记本的扉页我都会写上父亲那句“吃亏是福!”。同事看到我书柜里十几本日记的扉页上都写一样的话,就好奇的问我它的含义,我跟她讲了父亲的故事,她说羡慕我有个好的家庭,有一位清正廉洁的好父亲。
       现在我也是一个母亲,日子一直也不富裕。前几年我在乡里主管城区建设时,原本也出自本分朴实家庭的丈夫经常和我说起他人如何会使用手中的权力,羡慕身边的人结婚几年就在县城买楼买车,慨叹自己生活的苦涩。我懂得他话的意思,也明白自己作为一名国家干部的责任。我试着与丈夫分享我和父亲的故事,鼓励他好日子是靠自己的双手挣来的。从此他不再提起对别人的羡慕,还时常和女儿说起父亲经历,鼓励她拼搏进取。
       或许对于别人来说“吃亏是福”它只是一句格言,对于我们家来说“吃亏是福”是父亲对我们的忠告,也是父亲为我们立下的家规,更是我们要传承下去的家训!


       孙吴县纪委 白桂香